客服热线:020-32385311 020-32397140

波士顿动力再易主,软银欲将其出售给现代汽车

2020-11-11来源:机器人在线
核心摘要:波士顿动力又要换金主了。

波士顿动力又要换金主了。

据彭博社报道,软银正在谈判将机器人公司波士顿动力(Boston Dynamics)出售给现代汽车。

据知情者透露,根据协议,韩国现代汽车将会获得波动顿动力的控制权,交易估值约为10亿美元。不过协议还没有最终确定,交易也有可能失败。 

现代汽车在邮件声明中表示:「公司会持续探索各种投资及合作机会。」波士顿动力则表示,合作伙伴仍然对公司的工作感到兴奋,这些伙伴有兴趣加深商务合作。 

到目前为止,这已经是波士顿动力的第三次「卖身」了,距离最近的一次也只有三年。


 一 

波士顿动力的卖身之路 


波士顿动力是1992 年从 MIT Leg Lab 衍生出的公司。美国军方通过 DARPA (美国国防部先进研究项目局)资金支持了波士顿动力的许多项目。 

上世纪80年代,美国军方曾估计,世界上大约有一半的土地是轮式或履带运输工具到不了的。因此,他们在机器人研发方面一直都非常慷慨。这就给波士顿动力以及更早的一些腿式机器人项目提供了生存的土壤。

1986年,波士顿动力创始人Marc Raibert在麻省理工成立了Leg Lab 实验室,致力于研发腿式机器人。1992年,Marc Raibert与他人一同创办了波士顿动力并将其从Leg Lab分离出来,保持独立运营。由于Marc Raibert在麻省理工拥有较高的声望,波士顿动力吸引了很多机器人领域的顶尖人才。 


军方强大的资金支持和业界顶尖的人才配置使得当时的波士顿动力所向披靡,2005年推出的「大狗」机器人更是让这家公司声名远播。2012年,「大狗」机器人升级,可跟随主人行进20英里。 



在此之后,波士顿动力还推出了时速28.3英里的Cheetah机器人以及一种名为「PETMAN」的怪异人形机器人,这些机器人的视频在网上被广泛传播。 


2013年前后,谷歌大举进军机器人领域,悄悄地收购了7家机器人公司并且招募了大批机器人专家,在帕洛艾尔托和日本均建立了研发团队。当时,Android 之父Andy Rubin表示,他想要把注意力由 Android 转向机器人开发,以上种种动作都是为了给机器人开发铺平道路。

 

Rubin 曾在卡尔蔡司担任过机器人工程师,他希望通过 Google 的机器人计划造出足够智能的产品,并将这些产品投入到人力密集的生产场景中,提高制造自动化的水准。Andy Rubin 还指出,机器人技术还没能充分在制造和物流领域发挥作用,而这些地方有着明显的机会。 


在这一愿景下,谷歌宣布收购波士顿动力。当时,Andy Rubin还发了这样一条推特



但好景不长,收购还不满一年,Andy Rubin就宣布从谷歌离职,谷歌的机器人项目也陷入了沉寂。 


在此期间,波士顿动力与谷歌之间的矛盾越来越不可调和。在谷歌,波士顿动力等机器人项目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存在,Rubin的领导风格也相对宽松。但在Rubin离开之后,公司内部就没有真正的领导人能够将这些机器人研究组团结在一起了。管理这些不同机器人分部的理念也发生了变化——谷歌开始提出研发消费产品的目标,而不是让职员们继续他们感兴趣的研究。 


「最终谷歌说『这些在波士顿动力的家伙都在做什么?我们甚至都不知道,他们一直在做自己的事情,』」一个前雇员说到。「在 2015 年,当你非要将一直刻意保持独立状态的人们安排在统一指令下的时候……矛盾就开始了。」 


2016年,两名谷歌前职员曾透露,谷歌一直想在 2020 年之前推出能够在家庭或办公室服务的商业化机器人。谷歌具体想让机器人做什么不甚清楚,但是它将能够在人类环境中正常运作,并完成日常的基本任务。其中一人表示,谷歌希望这个机器人像谷歌其他产品一样简洁易用。其中一个实施方案是,使用滚轮作为移动的工具。


考虑到波士顿动力是 MIT Leg Lab 的衍生品,让职员们停下对机器人行走的研究,显然是不得人心的方向,而这只是许多不合理要求中的一个。渐渐地,波士顿动力开始抗拒对消费机器人的研发。波士顿动力和谷歌的关系也越发疏离。 


终于,谷歌决定卖掉波士顿动力。 


2017年6月,软银宣布收购波士顿动力。当时,孙正义表示,机器人、人工智能、物联网等将是变革人类未来的重大技术,在信息革命的下一个阶段,机器人将是核心驱动力之一。 


但从谷歌的经验来看,想要借助波士顿动力的机器人变革以上领域,首先需要的就是耐心。在收购波士顿动力之初,Rubin 也坦言,「时间仍是非常重要的因素」,Google「需要充足的准备周期」,目光也要放远到「十年后」。 


或许正如人们所评价的,「波士顿动力是一家属于未来的公司,不属于现在。」


 二 

软银为何出售波士顿动力? 


不过,在软银经营期间,波士顿动力终于迈出了商业化的第一步。今年波士顿四条腿机器人Spot正式开卖,售价74500美元,相当于一辆Model S。 


波士顿动力最独特和不可取代之处在于,它是非常传统的机器人公司,专注于动力系统,研发机器人的行动能力,这也是最难的环节。 


像波士顿动力这样的足式机器人并非没有市场,因为其行动非常灵活,如果配上AI大脑,在很多行业都有市场空间。 


中国人工智能学会理事长李德毅曾说过,「足式机器人在人机交互和复杂地形的适应方面有天然优势。如果运动平衡问题解决好,再用人工智能技术当大脑,仿人机器人将具备广阔的应用场景和巨大的商业化价值,不仅可在机场、酒店、养老等服务行业广阔应用,在高校教具、娱乐影视、军用装备等方面也具有重要价值。」 


而软银从数十年前就开始了对机器人的布局,并且青睐于足式机器人。尤其日本老龄化现象日趋严重、适龄劳动人口迅速下降、薪资水平高的大背景下,孙正义一直非常看好足式机器人在家庭场景的潜力,他也希望机器人可以洗衣做饭照顾老人儿童。 


Spot的市场应用充分利用了其可以灵活移动的特征,主要配上传感器是在人类不方便进出的地方来执行巡逻检查任务。 


比如在切尔诺贝利核反应堆附近评估地面和太空中放射性物质的分布;在纽约警察局进行拆弹等危险情况中的执法工作;疫情期间在医院替代医生巡检等等。



在工业领域,Spot也可以在工地或园区中四处行走用来搬运物料、检查机器故障、记录施工进度等。 


此外,波士顿还计划给Spot装上机械臂,方便未来进入家庭工作,还开源了Spot的Python脚本语言的SDK。 


虽然价格昂贵,但Spot首次商业试水表现并不错,到9月已经租借、出售了大约150只机器狗。「过去几个月,Spot的销售额翻了一番。」波士顿动力英国首席执行官Robert Playter说,「未来业务会继续推广到欧洲和加拿大。」 


不过,「市场潜力」和「盈利能力」并非一码事。很早之前波士顿动力就这样定义过自己,「公司以前是、现在是、并将长期是一家烧钱的公司。」 


毕竟,要让用户花50万为机器人的「灵活行走」买单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波士顿动力被谷歌出售时就有媒体分析过波士顿动力的盈利困境,现在看来这些问题在软银并没有得到解决。 


比如,机器人的使用场景非常多,每个场景对机器人的要求都不同。有些地形崎岖,需要较强的攀爬移动能力,有些行进线路多变,需要激光雷达避障等等。 


像波士顿动力这样即使把机器人某一项能力做到极致,能直接利用他们产品的客户也不多。在被孙正义寄予众望的家庭养老领域中,对机器人的要求不仅仅是肢体的灵活,还要足够的聪明,能应对高度不确定的环境,目前的AI发展水平还很难达到这样的要求。 


并且生产Spot机器人也需要大量的资金和时间,波士顿动力目前一整年时间才能出货1000台,要靠机器人盈利必须能经得住长期烧钱。 


丰田研究院的行业资深人士詹姆斯·库夫纳(James Kuffner)总结过在 Facebook 上制造机器人的挑战。「这需要大量资金、坚定的领导、高技能的员工、资源和基础设施,以及优秀的产品和市场战略。更不用说完美的执行了。」 


连经营者X实验室的谷歌都无法养活波士顿动力,「流年不利」的软银更是不行。 


根据周一公布的财报显示,在截至9月的第二财季,软银「在上市股票和其他工具上的投资」造成了1317亿日元(约合13亿美元)的亏损。


此外,2019软银投资的卫星运营商One Web宣布申请破产,中仓投资对象WeWork和Uber估值和市场公允价值贬低也直接导致软银负债率急速上升。 


软银曾公开宣布,未来一年将出售最多410亿美元的资产以缓解债务危机,前段时间已经出售了ARM,现在出售不盈利的波士顿动力也并不奇怪。 


作为传闻中的潜在「下家」,现代汽车其实也早已开始机器人的研发。去年,现代汽车公布了自己正在开发一款步行汽车。从概念图可以看出,这辆汽车拥有了能够行走的腿,可以帮助其征服更加具有挑战性的野外环境,扩展汽车的使用场景。

(责任编辑:小编)
下一篇:

工业机器人与机床集成应用分析

上一篇:

随着新冠肺炎继续在世界各国肆虐,人们对技术和自动化的态度也随着疫情在发生变化,IEEE今年的这项调查似乎有着特殊的意义。 这项研究调查了来自美国、英国、印度、中国和巴西的父母,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adv@gmeri.com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